• <tr id='UARQvG'><strong id='UARQvG'></strong><small id='UARQvG'></small><button id='UARQvG'></button><li id='UARQvG'><noscript id='UARQvG'><big id='UARQvG'></big><dt id='UARQvG'></dt></noscript></li></tr><ol id='UARQvG'><option id='UARQvG'><table id='UARQvG'><blockquote id='UARQvG'><tbody id='UARQvG'></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ARQvG'></u><kbd id='UARQvG'><kbd id='UARQvG'></kbd></kbd>

    <code id='UARQvG'><strong id='UARQvG'></strong></code>

    <fieldset id='UARQvG'></fieldset>
          <span id='UARQvG'></span>

              <ins id='UARQvG'></ins>
              <acronym id='UARQvG'><em id='UARQvG'></em><td id='UARQvG'><div id='UARQvG'></div></td></acronym><address id='UARQvG'><big id='UARQvG'><big id='UARQvG'></big><legend id='UARQvG'></legend></big></address>

              <i id='UARQvG'><div id='UARQvG'><ins id='UARQvG'></ins></div></i>
              <i id='UARQvG'></i>
            1. <dl id='UARQvG'></dl>
              1. <blockquote id='UARQvG'><q id='UARQvG'><noscript id='UARQvG'></noscript><dt id='UARQvG'></dt></q></blockquote><noframes id='UARQvG'><i id='UARQvG'></i>
                所在位置: 首頁 > 權威發布 > 通知(司法文件)
                快三三期必中發布第27批指導性案例
                • 來源:快三三期必中
                • 發布時間:2021-03-03 10:00:00

                法〔2021〕55號

                快三三期必中

                關於發布第27批指導性案例的通知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解放軍軍事法院,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生產建設兵團分院:

                  經快三三期必中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現將高光訴三亞天通國際酒店有限公司、海南博超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等第三人撤銷之訴案等九個案例(指導案例148-156號),作為第27批指導性案例發布,供在審判類似案件時參照。

                  快三三期必中

                  2021年2月19日

                  指導案例148號

                高光訴三亞天通國際酒店有限公司、海南博超

                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等第三人撤銷之訴案

                  (快三三期必中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21年2月19日發布)

                  關鍵詞民事/第三人撤銷之訴/公司法人/股東/原告主體資格

                  裁判要點

                  公司股東對公司法人與他人之間的民事訴訟生效裁判不具有直接的利益關系,不符合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六條規定的第三人條件,其以股東身份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56條

                  基本案情

                  2005年11月3日,高光和鄒某某作為公司股東(發起人)發起成立海南博超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博超公司),高光、鄒某某出資比例各占50%,鄒某某任該公司執行董事、法定代表人。

                  2011年6月16日,博超公司、三亞南海岸旅遊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海岸公司)、三亞天通國際酒店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通公司)、北京天時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時公司)四方共同簽署了《協議書》,對位於海南省三亞市三亞灣海坡開發區的碧海華雲酒店(現為天通國際酒店)的現狀、投資額及酒店產權確認、酒店產權過戶手續的辦理、工程結算及結算資料的移交、違約責任等方面均作明確約定。2012年8月1日,天通公司以博超公司和南海岸公司為被告、天時公司為第三人向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合資、合作開發房地產合同糾紛之訴,提出碧海華雲酒店(現為天通國際酒店)房屋所有權(含房屋占用範圍內的土地使用權)歸天通公司所有以及博超公司向天通公司支付違約金720萬元等訴訟請求。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12)瓊民一初字第3號民事判決,支持了天通公司的訴訟請求,判決作出後,各方當事人均未提出上訴。

                  2012年8月28日,高光以博超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繼續存續將會使股東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為由起訴請求解散公司。2013年9月12日,海南省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3)海中法民二初字第5號民事判決,判決解散博超公司。博超公司不服該判決,提出上訴。2013年12月19日,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就該案作出(2013)瓊民二終字第35號民事判決,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2014年9月18日,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指定海南天皓律師事務所擔任博超公司管理人,負責博超公司的清算。

                  2015年4月20日,博超公司管理人以天通公司、天時公司、南海岸公司為被告,向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起訴:請求確認博超公司於2011年6月16日簽訂的《協議書》無效,將位於海南省三亞市三亞灣路海坡度假區15370.84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權及29851.55平方米的地上建築物返還過戶登記至博超公司管理人名下。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了博超公司管理人的起訴。訴訟過程中,天時公司、天通公司收到該案訴訟文書後與博超公司管理人聯系並向其提供了(2012)瓊民一初字第3號民事判決的復印件。高光遂據此向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就(2012)瓊民一初字第3號民事判決提起本案第三人撤銷之訴。

                  裁判結果

                  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於2016年8月23日作出(2015)瓊民一初字第43號民事裁定書,駁回原告高光的起訴。高光不服,提起上訴。快三三期必中於2017年6月22日作出(2017)最高法民終63號民事裁定書,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裁判理由

                  快三三期必中認為:本案系高光針對已生效的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瓊民一初字第3號民事判決而提起的第三人撤銷之訴。第三人撤銷之訴制度的設置功能,主要是為了保護受錯誤生效裁判損害的未參加原訴的第三人的合法權益。由於第三人本人以外的原因未能參加原訴,導致人民法院作出了錯誤裁判,在這種情形下,法律賦予本應參加原訴的第三人有權通過另訴的方式撤銷原生效裁判。因此,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的主體必須符合本應作為第三人參加原訴的身份條件。本案中,高光不符合以第三人身份參加該案訴訟的條件。

                  1.高光對(2012)瓊民一初字第3號民事判決案件的訴訟標的沒有獨立請求權,不屬於該案有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有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是指對當事人之間爭議的訴訟標的,有權以獨立的實體權利人的資格提出訴訟請求的主體。在(2012)瓊民一初字第3號民事判決案件中,天通公司基於其與博超公司訂立的《協議書》提出各項訴訟請求,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基於《協議書》的約定進行審理並作出判決。高光只是博超公司的股東之一,並不是《協議書》的合同當事人一方,其無權基於該協議約定提出訴訟請求。

                  2.高光不屬於(2012)瓊民一初字第3號民事判決案件無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無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是指雖然對當事人雙方的訴訟標的沒有獨立請求權,但案件處理結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的主體。第三人同案件處理結果存在的法律上的利害關系,可能是直接的,也可能是間接的。本案中,(2012)瓊民一初字第3號民事判決只確認了博超公司應承擔的法律義務,未判決高光承擔民事責任,故高光與(2012)瓊民一初字第3號民事判決的處理結果並不存在直接的利害關系。關於是否存在間接利害關系的問題。通常來說,股東和公司之間系天然的利益共同體。公司股東對公司財產享有資產收益權,公司的對外交易活動、民事訴訟的勝敗結果一般都會影響到公司的資產情況,從而間接影響到股東的收益權利。從這個角度看,股東與公司進行的民事訴訟的處理結果具有法律上的間接利害關系。但是,由於公司利益和股東利益具有一致性,公司對外活動應推定為股東整體意誌的體現,公司在訴訟活動中的主張也應認定為代表股東的整體利益。因此,雖然公司訴訟的處理結果會間接影響到股東的利益,但股東的利益和意見已經在訴訟過程中由公司所代表和表達,則不應再追加股東作為第三人參加訴訟。本案中,雖然高光是博超公司的股東,但博超公司與南海岸公司、天時公司、天通公司的訴訟活動中,股東的意見已為博超公司所代表,則作為股東的高光不應再以無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身份參加該案訴訟。至於不同股東之間的分歧所導致的利益沖突,應由股東與股東之間、股東與公司之間依法另行處理。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王毓瑩、曹剛、錢小紅)


                  指導案例149號

                長沙廣大建築裝飾有限公司訴中國工商銀行

                股份有限公司廣州粵秀支行、林傳武、長沙廣大

                建築裝飾有限公司廣州分公司等

                第三人撤銷之訴案

                (快三三期必中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21年2月19日發布)

                  關鍵詞民事/第三人撤銷之訴/公司法人/分支機構/原告主體資格

                  裁判要點

                  公司法人的分支機構以自己的名義從事民事活動,並獨立參加民事訴訟,人民法院判決分支機構對外承擔民事責任,公司法人對該生效裁判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的,其不符合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六條規定的第三人條件,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56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74條第2款

                  基本案情

                  2011年7月12日,林傳武與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廣州粵秀支行(以下簡稱工商銀行粵秀支行)簽訂《個人借款/擔保合同》。長沙廣大建築裝飾有限公司廣州分公司(以下簡稱長沙廣大廣州分公司)出具《擔保函》,為林傳武在工商銀行粵秀支行的貸款提供連帶責任保證。後因林傳武欠付款項,工商銀行粵秀支行向法院起訴林傳武、長沙廣大廣州分公司等,請求林傳武償還欠款本息,長沙廣大廣州分公司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此案經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一審、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令林傳武清償欠付本金及利息等,其中一項為判令長沙廣大廣州分公司對林傳武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2017年,長沙廣大建築裝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沙廣大公司)向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以生效判決沒有將長沙廣大公司列為共同被告參與訴訟,並錯誤認定《擔保函》性質,導致長沙廣大公司無法主張權利,請求撤銷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粵01民終第15617號民事判決。

                  裁判結果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7年12月4日作出(2017)粵01民撤10號民事裁定:駁回原告長沙廣大建築裝飾有限公司的起訴。宣判後,長沙廣大建築裝飾有限公司提起上訴。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於2018年6月22日作出(2018)粵民終1151號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六條規定:“對當事人雙方的訴訟標的,第三人認為有獨立請求權的,有權提起訴訟。對當事人雙方的訴訟標的,第三人雖然沒有獨立請求權,但案件處理結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的,可以申請參加訴訟,或者由人民法院通知他參加訴訟。人民法院判決承擔民事責任的第三人,有當事人的訴訟權利義務。前兩款規定的第三人,因不能歸責於本人的事由未參加訴訟,但有證據證明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調解書的部分或者全部內容錯誤,損害其民事權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民事權益受到損害之日起六個月內,向作出該判決、裁定、調解書的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依據上述法律規定,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的“第三人”是指有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或者案件處理結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的無獨立請求權第三人,但不包括當事人雙方。在已經生效的(2016)粵01民終15617號案件中,被告長沙廣大廣州分公司系長沙廣大公司的分支機構,不是法人,但其依法設立並領取工商營業執照,具有一定的運營資金和在核準的經營範圍內經營業務的行為能力。根據民法總則第七十四條第二款“分支機構以自己的名義從事民事活動,產生的民事責任由法人承擔;也可以先以該分支機構管理的財產承擔,不足以承擔的,由法人承擔。”的規定,長沙廣大公司在(2016)粵01民終15617號案件中,屬於承擔民事責任的當事人,其訴訟地位不是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六條規定的第三人。因此,長沙廣大公司以第三人的主體身份提出本案訴訟不符合第三人撤銷之訴的法定適用條件。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江萍、蘇大清、王曉琴)


                  指導案例150號

                中國民生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溫州分行訴浙江山口

                建築工程有限公司、青田依利高鞋業有限公司

                第三人撤銷之訴案

                  (快三三期必中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21年2月19日發布)

                  關鍵詞民事/第三人撤銷之訴/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抵押權/原告主體資格

                  裁判要點

                  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與抵押權指向同一標的物,抵押權的實現因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有無以及範圍大小受到影響的,應當認定抵押權的實現同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案件的處理結果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抵押權人對確認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生效裁判具有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的原告主體資格。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56條

                  基本案情

                  中國民生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溫州分行(以下簡稱溫州民生銀行)因與青田依利高鞋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青田依利高鞋業公司)、浙江依利高鞋業有限公司等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一案訴至浙江省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溫州中院),溫州中院判令:一、浙江依利高鞋業有限公司於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償還溫州民生銀行借款本金5690萬元及期內利息、期內利息復利、逾期利息;二、如浙江依利高鞋業有限公司未在上述第一項確定的期限內履行還款義務,溫州民生銀行有權以拍賣、變賣被告青田依利高鞋業公司提供抵押的坐落於青田縣船寮鎮赤巖工業區房產及工業用地的所得價款優先受償……。上述判決生效後,因該案各被告未在判決確定的期限內履行義務,溫州民生銀行向溫州中院申請強制執行。

                  在執行過程中,溫州民生銀行於2017年2月28日獲悉,浙江省青田縣人民法院向溫州中院發出編號為(2016)浙1121執2877號的《參與執行分配函》,以(2016)浙1121民初1800號民事判決為依據,要求溫州中院將該判決確認的浙江山口建築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口建築公司)對青田依利鞋業公司享有的559.3萬元建設工程款債權優先於抵押權和其他債權受償,對坐落於青田縣船寮鎮赤巖工業區建設工程項目折價或拍賣所得價款優先受償。

                  溫州民生銀行認為案涉建設工程於2011年10月21日竣工驗收合格,但山口建築公司直至2016年4月20日才向法院主張優先受償權,顯然已超過了六個月的期限,故請求撤銷(2016)浙1121民初1800號民事判決,並確認山口建築公司就案涉建設工程項目折價、拍賣或變賣所得價款不享有優先受償權。

                  裁判結果

                  浙江省雲和縣人民法院於2017年12月25日作出(2017)浙1125民撤1號民事判決:一、撤銷浙江省青田縣人民法院(2016)浙1121民初1800號民事判決書第一項;二、駁回原告中國民生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溫州分行的其他訴訟請求。一審宣判後,浙江山口建築工程有限公司不服,向浙江省麗水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麗水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8年4月25日作出(2018)浙11民終446號民事判決書,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浙江山口建築工程有限公司不服,向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於2018年12月14日作出(2018)浙民申3524號民事裁定書,駁回浙江山口建築工程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第三人撤銷之訴的審理對象是原案生效裁判,為保障生效裁判的權威性和穩定性,第三人撤銷之訴的立案審查相比一般民事案件更加嚴格。正如山口建築公司所稱,《快三三期必中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二百九十二條規定,第三人提起撤銷之訴的,應當提供存在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調解書的全部或者部分內容錯誤情形的證據材料,即在受理階段需對原生效裁判內容是否存在錯誤從證據材料角度進行一定限度的實質審查。但前述司法解釋規定本質上仍是對第三人撤銷之訴起訴條件的規定,起訴條件與最終實體判決的證據要求存在區別,前述司法解釋規定並不意味著第三人在起訴時就要完成全部的舉證義務,第三人在提起撤銷之訴時應對原案判決可能存在錯誤並損害其民事權益的情形提供初步證據材料加以證明。溫州民生銀行提起撤銷之訴時已經提供證據材料證明自己是同一標的物上的抵押權人,山口建築公司依據原案生效判決第一項要求參與抵押物折價或者拍賣所得價款的分配將直接影響溫州民生銀行債權的優先受償,而且山口建築公司自案涉工程竣工驗收至提起原案訴訟遠遠超過六個月期限,山口建築公司主張在六個月內行使建設工程價款優先權時並未采取起訴、仲裁等具備公示效果的方式。因此,從起訴條件審查角度看,溫州民生銀行已經提供初步證據證明原案生效判決第一項內容可能存在錯誤並將損害其抵押權的實現。其提起訴訟要求撤銷原案生效判決主文第一項符合法律規定的起訴條件。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劉國華、謝靜華、沈偉)


                  指導案例151號

                臺州德力奧汽車部件制造有限公司訴

                浙江建環機械有限公司管理人浙江安天律師

                事務所、中國光大銀行股份有限公司

                臺州溫嶺支行第三人撤銷之訴案

                (快三三期必中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21年2月19日發布)

                  關鍵詞民事/第三人撤銷之訴/破產程序/個別清償行為/原告主體資格

                  裁判要點

                  在銀行承兌匯票的出票人進入破產程序後,對付款銀行於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前六個月內從出票人還款賬戶劃扣票款的行為,破產管理人提起請求撤銷個別清償行為之訴,法院判決予以支持的,匯票的保證人與該生效判決具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具有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的原告主體資格。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56條

                  基本案情

                  2014年3月21日,中國光大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臺州溫嶺支行(以下簡稱光大銀行溫嶺支行)分別與浙江建環機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建環公司)、臺州德力奧汽車部件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德力奧公司)等簽訂《綜合授信協議》《最高額保證合同》,約定光大銀行溫嶺支行在2014年4月1日至2015年3月31日期間向建環公司提供最高額520萬元的授信額度,德力奧公司等為該授信協議項下最高本金余額520萬元提供連帶責任保證。2014年4月2日,光大銀行溫嶺支行與建環公司簽訂《銀行承兌協議》,建環公司提供50%保證金(260萬元),光大銀行溫嶺支行向建環公司出具承兌匯票520萬元,匯票到期日為2014年10月2日。2014年10月2日,陳某1將260萬元匯至陳某2興業銀行的賬戶,然後陳某2將260萬元匯至其在光大銀行溫嶺支行的賬戶,再由陳某2將260萬元匯至建環公司在光大銀行溫嶺支行的還款賬戶。2014年10月8日,光大銀行溫嶺支行在建環公司的上述賬戶內扣劃2563430.83元,並陸續支付持票人承兌匯票票款共37筆,合計520萬元。

                  2015年1月4日,浙江省玉環縣人民法院受理建環公司的破產重整申請,並指定浙江安天律師事務所擔任管理人(以下簡稱建環公司管理人)。因重整不成,浙江省玉環縣人民法院裁定終結建環公司的重整程序並宣告其破產清算。2016年10月13日,建環公司管理人提起請求撤銷個別清償行為之訴,浙江省玉環縣人民法院於2017年1月10日作出(2016)浙1021民初7201號民事判決,判令光大銀行溫嶺支行返還建環公司管理人2563430.83元及利息損失。光大銀行溫嶺支行不服提起上訴,浙江省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7年7月10日作出(2016)浙10民終360號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018年1月,光大銀行溫嶺支行因保證合同糾紛一案將德力奧公司等訴至溫嶺市人民法院。原、被告均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德力奧公司等連帶償還光大銀行溫嶺支行墊付款本金及利息等。

                  德力奧公司遂向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撤銷浙江省玉環縣人民法院(2016)浙1021民初7201號民事判決第一項及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浙10民終360號民事判決。

                  裁判結果

                  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9年3月15日作出(2018)浙10民撤2號民事判決:駁回原告臺州德力奧汽車部件制造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臺州德力奧汽車部件制造有限公司不服,上訴至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於2019年7月15日作出(2019)浙民終330號民事判決:一、撤銷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浙10民撤2號民事判決;二、撤銷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浙10民終360號民事判決和浙江省玉環縣人民法院(2016)浙1021民初7201號民事判決第一項“限被告中國光大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臺州溫嶺支行於判決生效後一個月內返還原告浙江建環機械有限公司管理人浙江安天律師事務所人民幣2563430.83元,並從2016年10月13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賠償利息損失”;三、改判浙江省玉環縣人民法院(2016)浙1021民初7201號民事判決第二項“駁回原告浙江建環機械有限公司管理人浙江安天律師事務所的其余訴訟請求”為“駁回原告浙江建環機械有限公司管理人浙江安天律師事務所的全部訴訟請求”;四、駁回臺州德力奧汽車部件制造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浙江建環機械有限公司管理人浙江安天律師事務所不服,向快三三期必中申請再審。快三三期必中於2020年5月27日作出(2020)最高法民申2033號民事裁定:駁回浙江建環機械有限公司管理人浙江安天律師事務所的再審申請。

                  裁判理由

                  快三三期必中認為:關於德力奧公司是否有權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的問題。若案涉匯票到期前建環公司未能依約將票款足額存入其在光大銀行溫嶺支行的賬戶,基於票據無因性以及光大銀行溫嶺支行作為銀行承兌匯票的第一責任人,光大銀行溫嶺支行須先行向持票人兌付票據金額,然後再向出票人(本案即建環公司)追償,德力奧公司依約亦需承擔連帶償付責任。由於案涉匯票到期前,建環公司依約將票款足額存入了其在光大銀行溫嶺支行的賬戶,光大銀行溫嶺支行向持票人兌付了票款,故不存在建環公司欠付光大銀行溫嶺支行票款的問題,德力奧公司亦就無須承擔連帶償付責任。但是,由於建環公司破產管理人針對建環公司在匯票到期前向其在光大銀行溫嶺支行賬戶的匯款行為提起請求撤銷個別清償行為之訴,若建環公司破產管理人的訴求得到支持,德力奧公司作為建環公司申請光大銀行溫嶺支行開具銀行承兌匯票的保證人即要承擔連帶還款責任,故原案的處理結果與德力奧公司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應當認定德力奧公司屬於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六條規定的無獨立請求權第三人。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賈清林、楊春、王成慧)


                  指導案例152號

                鞍山市中小企業信用擔保中心訴汪薇、魯金英

                第三人撤銷之訴案

                (快三三期必中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21年2月19日發布)

                  關鍵詞民事/第三人撤銷之訴/撤銷權/原告主體資格

                  裁判要點

                  債權人申請強制執行後,被執行人與他人在另外的民事訴訟中達成調解協議,放棄其取回財產的權利,並大量減少債權,嚴重影響債權人債權實現,符合合同法第七十四條規定的債權人行使撤銷權條件的,債權人對民事調解書具有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的原告主體資格。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56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74條

                  基本案情

                  2008年12月,鞍山市中小企業信用擔保中心(以下簡稱擔保中心)與臺安縣農村信用合作社黃沙坨信用社(以下簡稱黃沙坨信用社)簽訂保證合同,為汪薇經營的鞍山金橋生豬良種繁育養殖廠(以下簡稱養殖廠)在該信用社的貸款提供連帶責任擔保。汪薇向擔保中心出具一份個人連帶責任保證書,為借款人的債務提供反擔保。後因養殖廠及汪薇沒有償還貸款,擔保中心於2010年4月向黃沙坨信用社支付代償款2973197.54元。2012年擔保中心以養殖廠、汪薇等為被告起訴至鐵東區人民法院,要求養殖廠及汪薇等償還代償款。遼寧省鞍山市鐵東區人民法院於2013年6月作出判決:(一)汪薇於該判決書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給付擔保中心代償銀行欠款2973197.54元及銀行利息;(二)張某某以其已辦理的抵押房產對前款判項中的本金及利息承擔抵押擔保責任;(三)駁回擔保中心的其他訴訟請求。該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

                  2010年12月汪薇將養殖廠轉讓給魯金英,轉讓費450萬元,約定合同簽訂後立即給付163萬余元,余款於2011年12月1日全部給付。如魯金英不能到期付款,養殖廠的所有資產仍歸汪薇,首付款作違約金歸汪薇所有。合同簽訂後,魯金英支付了約定的首付款。汪薇將養殖廠交付魯金英,但魯金英未按約定支付剩余轉讓款。2014年1月,鐵東區人民法院基於擔保中心的申請,從魯金英處執行其欠汪薇資產轉讓款30萬元,將該款交給了擔保中心。

                  汪薇於2013年11月起訴魯金英,請求判令養殖廠的全部資產歸其所有;魯金英承擔違約責任。遼寧省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汪薇與魯金英簽訂的《資產轉讓合同書》合法有效,魯金英未按合同約定期限支付余款構成違約。據此作出(2013)鞍民三初字第66號民事判決:1.魯金英將養殖廠的資產歸還汪薇所有;2.魯金英賠償汪薇實際損失及違約金1632573元。其中應扣除魯金英代汪薇償還的30萬元,實際履行中由汪薇給付魯金英30萬元。魯金英向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該案二審期間,汪薇和魯金英自願達成調解協議。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於2014年8月作出(2014)遼民二終字第00183號民事調解書予以確認。調解協議主要內容為養殖廠歸魯金英所有,雙方同意將原轉讓款450萬元變更為3132573元,魯金英已給付汪薇1632573元,再給付150萬元,不包括魯金英已給付擔保中心的30萬元等。

                  魯金英依據調解書向擔保中心、執行法院申請回轉已被執行的30萬元,擔保中心知悉汪薇和魯金英買賣合同糾紛訴訟及調解書內容,隨即提起本案第三人撤銷之訴。

                  裁判結果

                  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於2017年5月23日作出(2016)遼民撤8號民事判決:一、撤銷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2014)遼民二終字第00183號民事調解書和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2013)鞍民三初字第66號民事判決書;二、被告魯金英於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將金橋生豬良種繁育養殖廠的資產歸還被告汪薇所有;三、被告魯金英已給付被告汪薇的首付款1632573元作為實際損失及違約金賠償汪薇,但應從中扣除代替汪薇償還擔保中心的30萬元,即實際履行中由汪薇給付魯金英30萬元。魯金英不服,提起上訴。快三三期必中於2018年5月30日作出(2017)最高法民終626號民事判決:一、維持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遼民撤8號民事判決第一項;二、撤銷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遼民撤8號民事判決第二項、第三項;三、駁回鞍山市中小企業信用擔保中心的其他訴訟請求。

                  裁判理由

                  快三三期必中判決認為,本案中,雖然擔保中心與汪薇之間基於貸款代償形成的債權債務關系,與汪薇和魯金英之間因轉讓養殖廠形成的買賣合同關系屬兩個不同法律關系,但是,汪薇系為創辦養殖廠與擔保中心形成案涉債權債務關系,與黃沙坨信用社簽訂借款合同的主體亦為養殖廠,故汪薇和魯金英轉讓的養殖廠與擔保中心對汪薇債權的形成存在關聯關系。在汪薇與魯金英因養殖廠轉讓發生糾紛提起訴訟時,擔保中心對汪薇的債權已經生效民事判決確認並已進入執行程序。在該案訴訟及判決執行過程中,鐵東區人民法院已裁定凍結了汪薇對養殖廠(投資人魯金英)的到期債權。魯金英亦已向鐵東區人民法院確認其欠付汪薇轉讓款及數額,同意通過法院向擔保中心履行,並已實際給付了30萬元。鐵東區人民法院也對養殖廠的相關財產予以查封凍結,並向養殖廠送達了協助執行通知書。故汪薇與魯金英因養殖廠資產轉讓合同權利義務的變化與上述對汪薇財產的執行存在直接牽連關系,並可能影響擔保中心的利益。合同法第七十四條規定:“債務人以明顯不合理的低價轉讓財產,對債權人造成損害,並且受讓人知道該情形的,債權人也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撤銷債務人的行為。”因本案汪薇和魯金英系在訴訟中達成以3132573元交易價轉讓養殖廠的協議,該協議經人民法院作出(2014)遼民二終字第00183號民事調解書予以確認並已發生法律效力。在此情形下,擔保中心認為汪薇與魯金英該資產轉讓行為符合合同法第七十四條規定的情形,卻無法依據合同法第七十四條規定另行提起訴訟行使撤銷權。故本案擔保中心與汪薇之間雖然屬於債權債務關系,但基於擔保中心對汪薇債權形成與汪薇轉讓的養殖廠之間的關聯關系,法院對汪薇因養殖廠轉讓形成的到期債權在訴訟和執行程序中采取的保全和執行措施使得汪薇與魯金英買賣合同糾紛案件處理結果對擔保中心利益產生的影響,以及擔保中心主張受損害的民事權益因(2014)遼民二終字第00183號民事調解書而存在根據合同法第七十四條提起撤銷權訴訟障礙等本案基本事實,可以認定汪薇和魯金英買賣合同糾紛案件處理結果與擔保中心具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擔保中心有權提起本案第三人撤銷之訴。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董華、萬挺、武建華)


                  指導案例153號

                永安市燕誠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訴鄭耀南、遠東

                (廈門)房地產發展有限公司等第三人

                撤銷之訴案

                (快三三期必中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21年2月19日發布)

                  關鍵詞民事/第三人撤銷之訴/財產處分行為

                  裁判要點

                  債權人對確認債務人處分財產行為的生效裁判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的,在出現債務人進入破產程序、無財產可供執行等影響債權人債權實現的情形時,應當認定債權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該生效裁判損害其民事權益,提起訴訟的六個月期間開始起算。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56條

                  基本案情

                  2003年5月,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受理鄭耀南訴遠東(廈門)房地產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遠東廈門公司)借款糾紛一案。2003年6月2日,該院作出(2003)閩民初字第2號民事調解書,確認遠東廈門公司共結欠鄭耀南借款本息共計人民幣123129527.72元,之後的利息鄭耀南自願放棄;如果遠東廈門公司未按還款計劃返還任何一期欠款,鄭耀南有權要求提前清償所有未返還欠款。遠東廈門公司由在香港註冊的遠東房地產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港遠東公司)獨資設立,法定代表人為張瓊月。雷遠思為永安市燕誠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燕誠公司)法定代表人。張瓊月與雷遠思同為香港遠東公司股東、董事,各持香港遠東公司50%股份。雷遠思曾向福建省人民檢察院申訴,該院於2003年8月19日向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出《檢察建議書》,建議對(2003)閩民初字第2號案件依法再審。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向福建省公安廳出具《犯罪線索移送函》,認為鄭耀南與張瓊月涉嫌惡意串通侵占遠東廈門公司資產,進而損害香港遠東公司的合法權益。

                  2015年4月8日,鄭耀南與高某珍簽訂《債權轉讓協議書》並進行了公證,約定把(2003)閩民初字第2號民事調解書項下的全部債權轉讓給高某珍;截止協議簽訂之日,債權轉讓的對價已支付完畢;協議簽署後,高某珍可以自己名義直接向遠東廈門公司主張上述全部債權權益,享有合法的債權人權益。2015年4月10日,遠東廈門公司聲明知悉債權轉讓事宜。

                  2015年12月21日,福建省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受理案外人對遠東廈門公司的破產清算申請,並指定福建英合律師事務所為破產管理人。破產管理人於2016年3月15日向燕誠公司發出《遠東廈門公司破產一案告知函》,告知遠東廈門公司債權人查閱債權申報材料事宜,其中破產管理人目前接受的債權申報信息統計如下:1.……5.燕誠公司申報14158920元;6.高某珍申報312294743.65元;合計725856487.91元。如債權人在查閱債權申報材料後,對他人申報的債權有異議,請於3月18日前向破產管理人書面提出。

                  燕誠公司以(2003)閩民初字第2號案件是當事人惡意串通轉移資產的虛假訴訟、影響其作為破產債權人的利益為由,向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提交訴狀請求撤銷(2003)閩民初字第2號民事調解書。

                  裁判結果

                  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於2017年7月31日作出(2016)閩民撤6號民事裁定書,駁回永安市燕誠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起訴。永安市燕誠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不服一審裁定,向快三三期必中提起上訴。快三三期必中於2018年9月21日作出(2017)最高法民終885號民事裁定:一、撤銷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閩民撤6號民事裁定;二、指令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

                  裁判理由

                  快三三期必中認為: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六條第三款的規定,第三人可以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民事權益受到損害之日起六個月內,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該六個月起訴期間的起算點,為當事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民事權益受到損害之日。本案中,在遠東廈門公司有足夠資產清償所有債務的前提下,(2003)閩民初字第2號民事調解書對燕誠公司債權的實現沒有影響;在遠東廈門公司正常生產經營的情況下,亦難以確定(2003)閩民初字第2號民事調解書會對燕城公司的債權造成損害。但是,在遠東廈門公司因不能足額清償所欠全部債務而進入破產程序,燕誠公司、鄭耀南債權的受讓人高某珍均系其破產債權人,且高某珍依據(2003)閩民初字第2號民事調解書申報債權的情況下,燕誠公司破產債權的實現程度會因高某珍破產債權所依據的(2003)閩民初字第2號民事調解書而受到損害,故應認定燕誠公司在獲知遠東廈門公司進入破產程序的信息後才會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民事權益受到損害。燕誠公司於2016年3月15日簽收破產管理人制作的有關債權人申報材料,其於2016年9月12日向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提交訴狀請求撤銷(2003)閩民初字第2號民事調解書,未超過六個月的起訴期間。雖然燕誠公司時任總經理雷遠思於2003年7月就(2003)閩民初字第2號案件提出過申訴,但其系以香港遠東公司股東、董事以及遠東廈門公司董事、總經理的身份為保護遠東廈門公司的利益而非燕誠公司的債權提出的申訴,且此時燕誠公司是否因(2003)閩民初字第2號民事調解書而遭受損害並不確定,也就不存在其是否知道或者應當知道,進而依照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六條第三款的規定起算六個月起訴期間的問題。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王旭光、周倫軍、馬東旭)


                  指導案例154號

                王四光訴中天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白山和豐置業

                有限公司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案

                (快三三期必中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21年2月19日發布)

                  關鍵詞民事/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與原判決、裁定無關/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

                  裁判要點

                  在建設工程價款強制執行過程中,房屋買受人對強制執行的房屋提起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請求確認其對案涉房屋享有可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但不否定原生效判決確認的債權人所享有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屬於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的“與原判決、裁定無關”的情形,人民法院應予依法受理。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227條

                  基本案情

                  2016年10月29日,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就中天建設集團公司(以下簡稱中天公司)起訴白山和豐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和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作出(2016)吉民初19號民事判決:和豐公司支付中天公司工程款42746020元及利息,設備轉讓款23萬元,中天公司可就春江花園B1、B2、B3、B4棟及B區16、17、24棟折價、拍賣款優先受償。判決生效後,中天公司向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執行上述判決,該院裁定由吉林省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2017年11月10日,吉林省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依中天公司申請作出(2017)吉06執82號(之五)執行裁定,查封春江花園B1、B2、B3、B4棟的11××——××號商鋪。

                  王四光向吉林省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執行異議,吉林省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7年11月24日作出(2017)吉06執異87號執行裁定,駁回王四光的異議請求。此後,王四光以其在查封上述房屋之前已經簽訂書面買賣合同並占有使用該房屋為由,向吉林省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請求法院判令:依法解除查封,停止執行王四光購買的白山市渾江區春江花園B1、B2、B3、B4棟的11××——××號商鋪。

                  2013年11月26日,和豐公司(出賣人)與王四光(買受人)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約定:出賣人以出讓方式取得位於吉林省白山市星泰橋北的土地使用權,出賣人經批準在上述地塊上建設商品房春江花園;買受人購買的商品房為預售商品房……。買受人按其他方式按期付款,其他方式為買受人已付清總房款的50%以上,剩余房款10日內通過辦理銀行按揭貸款的方式付清;出賣人應當在2014年12月31日前按合同約定將商品房交付買受人;商品房預售的,自該合同生效之日起30天內,由出賣人向產權處申請登記備案。

                  2014年2月17日,貸款人(抵押權人)招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借款人王四光、抵押人王四光、保證人和豐公司共同簽訂《個人購房借款及擔保合同》,合同約定抵押人願意以其從售房人處購買的該合同約定的房產的全部權益抵押給貸款人,作為償還該合同項下貸款本息及其他一切相關費用的擔保。2013年11月26日,和豐公司向王四光出具購房收據。白山市不動產登記中心出具的不動產檔案查詢證明顯示:抵押人王四光以不動產權證號為白山房權證白BQ字第××××××號,建築面積5339.04平方米的房產為招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通化分行設立預購商品房抵押權預告。2013年8月23日,涉案商鋪在產權部門取得商品房預售許可證,並辦理了商品房預售許可登記。2018年12月26日,吉林省電力有限公司白山供電公司出具歷月電費明細,顯示春江花園B1-4號門市2017年1月至2018年2月用電情況。

                  白山市房屋產權管理中心出具的《查詢證明》載明:“經查詢,白山和豐置業有限公司B——1、2、3、4#樓在2013年8月23日已辦理商品房預售許可登記。沒有辦理房屋產權初始登記,因開發單位未到房屋產權管理中心申請辦理。”

                  裁判結果

                  吉林省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8年4月18日作出(2018)吉06民初12號民事判決:一、不得執行白山市渾江區春江花園B1、B2、B3、B4棟11××——××號商鋪;二、駁回王四光其他訴訟請求。中天建設集團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於2018年9月4日作出(2018)吉民終420號民事裁定:一、撤銷吉林省白山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吉06民初12號民事判決;二、駁回王四光的起訴。王四光對裁定不服,向快三三期必中申請再審。快三三期必中於2019年3月28日作出(2019)最高法民再39號民事裁定:一、撤銷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吉民終420號民事裁定;二、指令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對本案進行審理。

                  裁判理由

                  快三三期必中認為,根據王四光在再審中的主張,本案再審審理的重點是王四光提起的執行異議之訴是否屬於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的案外人的執行異議“與原判決、裁定無關”的情形。

                  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的文義,該條法律規定的案外人的執行異議“與原判決、裁定無關”是指案外人提出的執行異議不含有其認為原判決、裁定錯誤的主張。案外人主張排除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執行與否定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權利本身並非同一概念。前者是案外人在承認或至少不否認對方權利的前提下,對兩種權利的執行順位進行比較,主張其根據有關法律和司法解釋的規定享有的民事權益可以排除他人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執行;後者是從根本上否定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權利本身,主張訴爭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不存在。簡而言之,當事人主張其權益在特定標的的執行上優於對方的權益,不能等同於否定對方權益的存在;當事人主張其權益會影響生效裁判的執行,也不能等同於其認為生效裁判錯誤。根據王四光提起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的請求和具體理由,並沒有否定原生效判決確認的中天公司所享有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王四光提起案外執行異議之訴意在請求法院確認其對案涉房屋享有可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如果一、二審法院支持王四光關於執行異議的主張也並不動搖生效判決關於中天公司享有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認定,僅可能影響該生效判決的具體執行。王四光的執行異議並不包含其認為已生效的(2016)吉民初19號民事判決存在錯誤的主張,屬於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的案外人的執行異議“與原判決、裁定無關”的情形。二審法院認定王四光作為案外人對執行標的物主張排除執行的異議實質上是對上述生效判決的異議,應當依照審判監督程序辦理,據此裁定駁回王四光的起訴,屬於適用法律錯誤,再審法院予以糾正。鑒於二審法院並未作出實體判決,根據具體案情,再審法院裁定撤銷二審裁定,指令二審法院繼續審理本案。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余曉漢、張岱恩、仲偉珩)


                  指導案例155號

                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懷化市分行訴

                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省

                分公司等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案

                (快三三期必中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21年2月19日發布)

                  關鍵詞民事/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與原判決、裁定無關/抵押權

                  裁判要點

                  在抵押權強制執行中,案外人以其在抵押登記之前購買了抵押房產,享有優先於抵押權的權利為由提起執行異議之訴,主張依據《快三三期必中關於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幹問題的規定》排除強制執行,但不否認抵押權人對抵押房產的優先受償權的,屬於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的“與原判決、裁定無關”的情形,人民法院應予依法受理。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227條

                  基本案情

                  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省分公司(以下簡稱華融湖南分公司)與懷化英泰建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英泰公司)、東星建設工程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星公司)、湖南辰溪華中水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中水泥公司)、謝某某、陳某某合同糾紛一案,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湖南高院)於2014年12月12日作出(2014)湘高法民二初字第32號民事判決(以下簡稱第32號判決),判決解除華融湖南分公司與英泰公司簽訂的《債務重組協議》,由英泰公司向華融湖南分公司償還債務9800萬元及重組收益、違約金和律師代理費,東星公司、華中水泥公司、謝某某、陳某某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未按期履行清償義務的,華融湖南分公司有權以英泰公司已辦理抵押登記的房產3194.52平方米、2709.09平方米及相應土地使用權作為抵押物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該抵押物所得價款優先受償。雙方均未上訴,該判決生效。英泰公司未按期履行第32號判決所確定的清償義務,華融湖南分公司向湖南高院申請強制執行。湖南高院執行立案後,作出拍賣公告擬拍賣第32號判決所確定華融湖南分公司享有優先受償權的案涉房產。

                  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懷化市分行(以下簡稱建行懷化分行)以其已簽訂房屋買賣合同且支付購房款為由向湖南高院提出執行異議。該院於2017年12月12日作出(2017)湘執異75號執行裁定書,駁回建行懷化分行的異議請求。建行懷化分行遂提起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請求不得執行案涉房產,確認華融湖南分公司對案涉房產的優先受償權不得對抗建行懷化分行。

                  裁判結果

                  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於2018年9月10日作出(2018)湘民初10號民事裁定:駁回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懷化市分行的起訴。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懷化市分行不服上述裁定,向快三三期必中提起上訴。快三三期必中於2019年9月23日作出(2019)最高法民終603號裁定:一、撤銷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湘民初10號民事裁定;二、本案指令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

                  裁判理由

                  快三三期必中認為,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執行過程中,案外人對執行標的提出書面異議的,人民法院應當自收到書面異議之日起十五日內審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對該標的的執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駁回。案外人、當事人對裁定不服,認為原判決、裁定錯誤的,依照審判監督程序辦理;與原判決、裁定無關的,可以自裁定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快三三期必中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以下簡稱《民事訴訟法解釋》)第三百零五條進一步規定:“案外人提起執行異議之訴,除符合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九條規定外,還應當具備下列條件:(一)案外人的執行異議申請已經被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二)有明確的排除對執行標的執行的訴訟請求,且訴訟請求與原判決、裁定無關;(三)自執行異議裁定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提起。人民法院應當在收到起訴狀之日起十五日內決定是否立案。”可見,《民事訴訟法解釋》第三百零五條明確,案外人提起執行異議之訴,應當符合“訴訟請求與原判決、裁定無關”這一條件。因此,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的“與原判決、裁定無關”應為“訴訟請求”與原判決、裁定無關。

                  華融湖南分公司申請強制執行所依據的原判決即第32號判決的主文內容是判決英泰公司向華融湖南分公司償還債務9800萬元及重組收益、違約金和律師代理費,華融湖南分公司有權以案涉房產作為抵押物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該抵押物所得價款優先受償。本案中,建行懷化分行一審訴訟請求是排除對案涉房產的強制執行,確認華融湖南分公司對案涉房產的優先受償權不得對抗建行懷化分行,起訴理由是其簽訂購房合同、支付購房款及占有案涉房產在辦理抵押之前,進而主張排除對案涉房產的強制執行。建行懷化分行在本案中並未否定華融湖南分公司對案涉房產享有的抵押權,也未請求糾正第32號判決,實際上其訴請解決的是基於房屋買賣對案涉房產享有的權益與華融湖南分公司對案涉房產所享有的抵押權之間的權利順位問題,這屬於“與原判決、裁定無關”的情形,是執行異議之訴案件審理的內容,應予立案審理。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高燕竹、奚向陽、楊蕾)


                  指導案例156號

                王巖巖訴徐意君、北京市金陛房地產發展

                有限責任公司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案

                  (快三三期必中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21年2月19日發布)

                  關鍵詞民事/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排除強制執行/選擇適用

                  裁判要點

                  《快三三期必中關於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幹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八條規定了不動產買受人排除金錢債權執行的權利,第二十九條規定了消費者購房人排除金錢債權執行的權利。案外人對登記在被執行的房地產開發企業名下的商品房請求排除強制執行的,可以選擇適用第二十八條或者第二十九條規定;案外人主張適用第二十八條規定的,人民法院應予審查。

                  相關法條

                  《快三三期必中關於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幹問題的規定》第28條、第29條

                  基本案情

                  2007年,徐意君因商品房委托代理銷售合同糾紛一案將北京市金陛房地產發展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金陛公司)訴至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北京二中院)。北京二中院經審理判決解除徐意君與金陛公司所簽《協議書》,金陛公司返還徐意君預付款、資金占用費、違約金、利息等。判決後雙方未提起上訴,該判決已生效。後因金陛公司未主動履行判決,徐意君於2009年向北京二中院申請執行。北京二中院裁定查封了涉案房屋。

                  涉案房屋被查封後,王巖巖以與金陛公司簽訂合法有效《商品房買賣合同》,支付了全部購房款,已合法占有房屋且非因自己原因未辦理過戶手續等理由向北京二中院提出執行異議,請求依法中止對該房屋的執行。北京二中院駁回了王巖巖的異議請求。王巖巖不服該裁定,向北京二中院提起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王巖巖再審請求稱,僅需符合《快三三期必中關於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幹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異議復議規定》)第二十八條或第二十九條中任一條款的規定,法院即應支持其執行異議。二審判決錯誤適用了第二十九條進行裁判,而沒有適用第二十八條,存在法律適用錯誤。

                  裁判結果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於2015年6月19日作出(2015)二中民初字第00461號判決:停止對北京市朝陽區儒林苑×樓×單元×房屋的執行程序。徐意君不服一審判決,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於2015年12月30日作出(2015)高民終字第3762號民事判決:一、撤銷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5)二中民初字第00461號民事判決;二、駁回王巖巖之訴訟請求。王巖巖不服二審判決,向快三三期必中申請再審。快三三期必中於2016年4月29日作出(2016)最高法民申254號裁定:指令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再審本案。

                  裁判理由

                  快三三期必中認為,《異議復議規定》第二十八條適用於金錢債權執行中,買受人對登記在被執行人名下的不動產提出異議的情形。而第二十九條則適用於金錢債權執行中,買受人對登記在被執行的房地產開發企業名下的商品房提出異議的情形。上述兩條文雖然適用於不同的情形,但是如果被執行人為房地產開發企業,且被執行的不動產為登記於其名下的商品房,同時符合了“登記在被執行人名下的不動產”與“登記在被執行的房地產開發企業名下的商品房”兩種情形,則《異議復議規定》第二十八條與第二十九條適用上產生競合。案外人對登記在被執行的房地產開發企業名下的商品房請求排除強制執行的,可以選擇適用第二十八條或者第二十九條規定;案外人主張適用第二十八條規定的,人民法院應予審查。本案一審判決經審理認為王巖巖符合《異議復議規定》第二十八條規定的情形,具有能夠排除執行的權利,而二審判決則認為現有證據難以確定王巖巖符合《異議復議規定》第二十九條的規定,沒有審查其是否符合《異議復議規定》第二十八條規定的情形,就直接駁回了王巖巖的訴訟請求,適用法律確有錯誤。

                  關於王巖巖是否支付了購房款的問題。王巖巖主張其已經支付了全部購房款,並提交了金陛公司開具的付款收據、《商品房買賣合同》、證人證言及部分取款記錄等予以佐證,金陛公司對王巖巖付款之事予以認可。上述證據是否足以證明王巖巖已經支付了購房款,應當在再審審理過程中,根據審理情況查明相關事實後予以認定。

                  (生效裁判審判人員:毛宜全、潘勇鋒、葛洪濤)

                責任編輯:韓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