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q4ucbR'><strong id='q4ucbR'></strong><small id='q4ucbR'></small><button id='q4ucbR'></button><li id='q4ucbR'><noscript id='q4ucbR'><big id='q4ucbR'></big><dt id='q4ucbR'></dt></noscript></li></tr><ol id='q4ucbR'><option id='q4ucbR'><table id='q4ucbR'><blockquote id='q4ucbR'><tbody id='q4ucbR'></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q4ucbR'></u><kbd id='q4ucbR'><kbd id='q4ucbR'></kbd></kbd>

    <code id='q4ucbR'><strong id='q4ucbR'></strong></code>

    <fieldset id='q4ucbR'></fieldset>
          <span id='q4ucbR'></span>

              <ins id='q4ucbR'></ins>
              <acronym id='q4ucbR'><em id='q4ucbR'></em><td id='q4ucbR'><div id='q4ucbR'></div></td></acronym><address id='q4ucbR'><big id='q4ucbR'><big id='q4ucbR'></big><legend id='q4ucbR'></legend></big></address>

              <i id='q4ucbR'><div id='q4ucbR'><ins id='q4ucbR'></ins></div></i>
              <i id='q4ucbR'></i>
            1. <dl id='q4ucbR'></dl>
              1. <blockquote id='q4ucbR'><q id='q4ucbR'><noscript id='q4ucbR'></noscript><dt id='q4ucbR'></dt></q></blockquote><noframes id='q4ucbR'><i id='q4ucbR'></i>
                所在位置: 首頁 > 法院資訊 > 典型案例發布
                人民法院貫徹實施民法典典型案例(第一批)
                • 來源:快三三期必中
                • 發布時間:2022-02-25 22:07:54

                  一、廣州市黃埔區民政局與陳某金申請變更監護人案

                  二、梅河口市兒童福利院與張某柔申請撤銷監護人資格案

                  三、杭州市上城區人民檢察院訴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英雄烈士保護民事公益訴訟案

                  四、黃某訴某物業服務有限公司健康權糾紛案

                  五、邱某光與董某軍居住權執行案

                  六、某物流有限公司訴吳某運輸合同糾紛案

                  七、樓某熙訴杜某峰、某網絡技術有限公司肖像權糾紛案

                  八、蘇某甲訴李某田等法定繼承糾紛案

                  九、歐某士申請指定遺產管理人案

                  十、宋某禎訴周某身體權糾紛案

                  十一、浮梁縣人民檢察院訴某化工集團有限公司環境汙染民事公益訴訟案

                  十二、某種業科技有限公司訴某農業產業發展有限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案

                  十三、庾某嫻訴黃某輝高空拋物損害責任糾紛案


                一、廣州市黃埔區民政局與陳某金申請變更監護人案

                  (一)典型意義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孩子們成長得更好,是我們最大的心願。”本案是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和民政部門聯動護航困境少年的典型範例。民法典和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完善了公職監護人制度,明確規定在沒有依法具有監護資格的人時,由民政部門承擔未成年人的監護責任。審理法院以判決形式確定由民政部門擔任監護人,為民政部門規範適用相關法律履行公職監護職責提供了司法實踐樣本,推動民法典確立的以家庭、社會和國家為一體的多元監護格局落實落地。

                  (二)基本案情

                  吳某,2010年10月28日出生,於2011年8月22日被收養。吳某為智力殘疾三級,其養父母於2012年和2014年先後因病死亡,後由其養祖母陳某金作為監護人。除每月500余元農村養老保險及每年2000余元社區股份分紅外,陳某金無其他經濟收入來源,且陳某金年事已高並有疾病在身。吳某的外祖父母也年事已高亦無經濟收入來源。2018年起,陳某金多次向街道和區民政局申請將吳某送往兒童福利機構養育、照料。為妥善做好吳某的後期監護,廣州市黃埔區民政局依照民法典相關規定向人民法院申請變更吳某的監護人為民政部門,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檢察院出庭支持民政部門的變更申請。

                  (三)裁判結果

                  生效裁判認為,被監護人吳某為未成年人,且智力殘疾三級,養父母均已去世,陳某金作為吳某的養祖母,年事已高並有疾病在身,經濟狀況較差,已無能力撫養吳某。鑒於陳某金已不適宜繼續承擔吳某的監護職責,而吳某的外祖父母同樣不具備監護能力,且陳某金同意將吳某的監護權變更給廣州市黃埔區民政局,將吳某的監護人由陳某金變更為廣州市黃埔區民政局不僅符合法律規定,還可以為吳某提供更好的生活、教育環境,更有利於吳某的健康成長。故判決自2021年7月23日起,吳某的監護人由陳某金變更為廣州市黃埔區民政局。

                  (四)民法典條文指引

                  第二十七條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監護人。

                  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經死亡或者沒有監護能力的,由下列有監護能力的人按順序擔任監護人:

                  (一)祖父母、外祖父母;

                  (二)兄、姐;

                  (三)其他願意擔任監護人的個人或者組織,但是須經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或者民政部門同意。

                  第三十二條沒有依法具有監護資格的人的,監護人由民政部門擔任,也可以由具備履行監護職責條件的被監護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擔任。

                二、梅河口市兒童福利院與張某柔申請撤銷監護人資格案

                  (一)典型意義

                  未成年人是祖國的未來和民族的希望,進一步加強未成年人司法保護是新時代對人民法院工作提出的更高要求。本案是適用民法典相關規定,依法撤銷監護人資格的典型案例。民法典擴大了監護人的範圍,進一步嚴格了監護責任,對撤銷監護人資格的情形作出了明確規定。本案中,未成年人生母構成遺棄罪,為切實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梅河口市兒童福利院申請撤銷監護人資格並申請指定其作為監護人。人民法院依法判決支持其申請,彰顯了司法的態度和溫度。

                  (二)基本案情

                  2021年3月14日3時許,張某柔在吉林省梅河口市某燒烤店內生育一女嬰(非婚生,暫無法確認生父),隨後將女嬰遺棄在梅河口市某村露天垃圾箱內。當日9時30分許,女嬰被群眾發現並報案,梅河口市公安局民警將女嬰送至醫院搶救治療。2021年3月21日,女嬰出院並被梅河口市兒童福利院撫養至今,取名“黨心”(化名)。張某柔因犯遺棄罪,被判刑。目前,張某柔仍不履行撫養義務,其近親屬亦無撫養意願。梅河口市兒童福利院申請撤銷張某柔監護人資格,並申請由該福利院作為黨心的監護人。梅河口市人民檢察院出庭支持梅河口市兒童福利院的申請。

                  (三)裁判結果

                  生效裁判認為,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監護人,有保護被監護人的身體健康、照顧被監護人的生活、管理和保護被監護人的財產等義務。張某柔的遺棄行為嚴重損害了被監護人的身心健康和合法權益,依照民法典第三十六條規定,其監護人資格應當予以撤銷。梅河口市兒童福利院作為為全市孤兒和殘疾兒童提供社會服務的機構,能夠解決黨心的教育、醫療、心理疏導等一系列問題。從對未成年人特殊、優先保護原則和未成年人最大利益原則出發,由梅河口市兒童福利院作為黨心的監護人,更有利於保護其生活、受教育、醫療保障等權利,故指定梅河口市兒童福利院為黨心的監護人。

                  (四)民法典條文指引

                  第三十六條監護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根據有關個人或者組織的申請,撤銷其監護人資格,安排必要的臨時監護措施,並按照最有利於被監護人的原則依法指定監護人:

                  (一)實施嚴重損害被監護人身心健康的行為;

                  (二)怠於履行監護職責,或者無法履行監護職責且拒絕將監護職責部分或者全部委托給他人,導致被監護人處於危困狀態;

                  (三)實施嚴重侵害被監護人合法權益的其他行為。

                  本條規定的有關個人、組織包括:其他依法具有監護資格的人,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學校、醫療機構、婦女聯合會、殘疾人聯合會、未成年人保護組織、依法設立的老年人組織、民政部門等。

                  前款規定的個人和民政部門以外的組織未及時向人民法院申請撤銷監護人資格的,民政部門應當向人民法院申請。

                三、杭州市上城區人民檢察院訴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英雄烈士保護民事公益訴訟案

                  (一)典型意義

                  英雄烈士是一個國家和民族精神的體現,是引領社會風尚的標桿,加強對英烈姓名、名譽、榮譽等的法律保護,對於促進社會尊崇英烈、揚善抑惡、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意義重大。為更好地弘揚英雄烈士精神,增強民族凝聚力,維護社會公共利益,民法典第一百八十五條對英雄烈士等的人格利益保護作出了特別規定。本案適用民法典的規定,認定將雷鋒姓名用於商業廣告和營利宣傳,曲解了雷鋒精神,構成對雷鋒同誌人格利益的侵害,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依法應當承擔相應法律責任,為網絡空間註入緬懷英烈、熱愛英烈、敬仰英烈的法治正能量。

                  (二)基本案情

                  被告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將其付費會員稱為“雷鋒會員”,將其提供服務的平臺稱為“雷鋒社群”,將其註冊運營的微信公眾號稱為“雷鋒哥”,在微信公眾號上發布有“雷鋒會員”“雷鋒社群”等文字的宣傳海報和文章,並在公司住所地懸掛“雷鋒社群”文字標識。該公司以“雷鋒社群”名義多次舉辦“創業廣交會”“電商供應鏈大會”“全球雲選品對接會”等商業活動,並以“雷鋒社群會費”等名目收取客戶費用16筆,金額共計308464元。公益訴訟起訴人訴稱,要求被告立即停止在經營項目中以雷鋒的名義進行宣傳,並在浙江省內省級媒體就使用雷鋒姓名賠禮道歉。

                  (三)裁判結果

                  生效裁判認為,英雄的事跡和精神是中華民族共同的歷史記憶和精神財富,雷鋒同誌的姓名作為一種重要的人格利益,應當受到保護。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使用的“雷鋒”文字具有特定意義,確系社會公眾所廣泛認知的雷鋒同誌之姓名。該公司明知雷鋒同誌的姓名具有特定的意義,仍擅自將其用於開展網絡商業宣傳,會讓公眾對“雷鋒社群”等稱謂產生誤解,侵犯了英雄烈士的人格利益。將商業運作模式假“雷鋒精神”之名推廣,既曲解了“雷鋒精神”,與社會公眾的一般認知相背離,也損害了承載於其上的人民群眾的特定感情,對營造積極健康的網絡環境產生負面影響,侵害了社會公共利益。故判決被告停止使用雷鋒同誌姓名的行為(包括停止使用“雷鋒哥”微信公眾號名稱、“雷鋒社群”名稱、“雷鋒會員”名稱等),並在浙江省內省級報刊向社會公眾發表賠禮道歉的聲明。

                  (四)民法典條文指引

                  第一百八十五條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譽、榮譽,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

                  第一千條行為人因侵害人格權承擔消除影響、恢復名譽、賠禮道歉等民事責任的,應當與行為的具體方式和造成的影響範圍相當。

                  行為人拒不承擔前款規定的民事責任的,人民法院可以采取在報刊、網絡等媒體上發布公告或者公布生效裁判文書等方式執行,產生的費用由行為人負擔。

                四、黃某訴某物業服務有限公司健康權糾紛案

                  (一)典型意義

                  民法典明確規定,業主應當配合物業服務企業等執行政府依法實施的應急處置措施和其他管理措施,為物業企業履行疫情防控職責提供了明確的法律依據。本案是人民法院依法處理涉疫情防控措施民事糾紛,為社區依法實施應急處置措施提供堅強司法保障的典型案件。當前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社區是疫情聯防聯控的第一線,是遏制疫情擴散蔓延的重要戰場,必須落實落細各項防控措施。查碼驗行雖然給居民日常出行增添了些許麻煩,但卻是防控疫情的必要舉措,意義重大,每個公民都應積極予以配合。本案中,審理法院嚴格把握侵權責任的歸責原則,分清是非、亮明態度、不和稀泥,依法支持社區履行防疫職責,有助於引導社會公眾自覺遵守防疫秩序,凸顯了司法服務和保障大局的作用。

                  (二)基本案情

                  被告某物業服務有限公司為天津市河東區某物業管理方。原告黃某於2020年6月10日由上海市來到該小區探望祖母。彼時正值我國部分地區出現聚集性新冠肺炎疫情,天津市有關部門發布緊急防控通知,要求嚴格落實社區出入口值班值守,加強驗碼、亮碼、登記等疫情防控措施。2020年6月19日9時許,黃某騎共享單車進入小區,物業公司值守保安當即呼喊要求其停車接受亮碼、登記等疫情防控檢查措施。黃某聽到有人呼喊後回頭觀看,隨即加速向前騎行。值守保安即騎車追趕,伸手接觸原告背部時車輛失控摔倒。後黃某將物業公司訴至法院,要求賠償醫療費、交通費、營養費、護理費、誤工費等各項損失共計57501.3元。

                  (三)裁判結果

                  生效裁判認為,民法典第二百八十六條規定,對於物業服務企業或者其他管理人執行政府依法實施的應急處置措施和其他管理措施,業主應當依法予以配合。事發之時正值聚集性疫情擴散、防控形勢嚴峻的關鍵時期,某物業服務有限公司依照有關政策要求派員值守、驗碼登記、阻攔沖崗,是履職盡責的體現,其行為沒有過錯,不應當承擔賠償責任。黃某在物業人員大聲呼喊之際卻加速騎行,最終導致摔傷,應自行承擔相應後果,遂判決駁回黃某的訴訟請求。

                  (四)民法典條文指引

                  第二百八十六條第一款業主應當遵守法律、法規以及管理規約,相關行為應當符合節約資源、保護生態環境的要求。對於物業服務企業或者其他管理人執行政府依法實施的應急處置措施和其他管理措施,業主應當依法予以配合。

                五、邱某光與董某軍居住權執行案

                  (一)典型意義

                  民法典物權編正式確立了居住權制度,有利於更好地保障弱勢群體的居住生存權益,對平衡房屋所有權人和居住權人的利益具有重要制度價值。本案申請執行人作為喪偶獨居老人,其對案涉房屋的居住使用權益取得於民法典實施之前,執行法院依照民法典規定的居住權登記制度,向不動產登記機構發出協助執行通知書,為申請執行人辦理了居住權登記,最大限度地保障了申請執行人既有的房屋居住使用權利,對於引導當事人尊重法院判決,推動民法典有關居住權制度的新規則真正惠及人民群眾,具有積極的示範意義。

                  (二)基本案情

                  邱某光與董某峰於2006年登記結婚,雙方均系再婚,婚後未生育子女,董某軍系董某峰之弟。董某峰於2016年3月去世,生前寫下遺囑,其內容為:“我名下位於洪山區珞獅路某房遺贈給我弟弟董某軍,在我丈夫邱某光沒再婚前擁有居住權,此房是我畢生心血,不許分割、不許轉讓、不許賣出……”董某峰離世後,董某軍等人與邱某光發生遺囑繼承糾紛並訴至法院。法院判決被繼承人董某峰名下位於武漢市洪山區珞獅路某房所有權歸董某軍享有,邱某光在其再婚前享有該房屋的居住使用權。判決生效後,邱某光一直居住在該房屋內。2021年初,邱某光發現所住房屋被董某軍掛在某房產中介出售,其擔心房屋出售後自己被趕出家門,遂向法院申請居住權強制執行。

                  (三)裁判結果

                  生效裁判認為,案涉房屋雖為董某軍所有,但是董某峰通過遺囑方式使得邱某光享有案涉房屋的居住使用權。執行法院遂依照民法典第三百六十八條等關於居住權的規定,裁定將董某軍所有的案涉房屋的居住權登記在邱某光名下。

                  (四)民法典條文指引

                  第三百六十八條居住權無償設立,但是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設立居住權的,應當向登記機構申請居住權登記。居住權自登記時設立。

                六、某物流有限公司訴吳某運輸合同糾紛案

                  (一)典型意義

                  民法典合同編新增了具有合法利益的第三人代為履行的規定,對於確保各交易環節有序運轉,促進債權實現,維護交易安全,優化營商環境具有重要意義。本案是適用民法典關於具有合法利益的第三人代為履行規則的典型案例。審理法院適用民法典相關規定,依法認定原告某物流有限公司代被告吳某向承運司機支付吳某欠付的運費具有合法利益,且在原告履行後依法取得承運司機對被告吳某的債權。本案判決不僅對維護物流運輸行業交易秩序、促進物流運輸行業蓬勃發展具有保障作用,也對人民法院探索具有合法利益的第三人代為履行規則的適用具有積極意義。

                  (二)基本案情

                  某物流有限公司(甲方)與吳某(乙方)於2020年簽訂《貨物運輸合同》,約定該公司的鄭州運輸業務由吳某承接。合同還約定調運車輛、雇傭運輸司機的費用由吳某結算,與某物流有限公司無關。某物流有限公司與吳某之間已結清大部分運費,但因吳某未及時向承運司機結清運費,2020年11月某日,承運司機在承運貨物時對貨物進行扣留。基於運輸貨物的時效性,某物流有限公司向承運司機墊付了吳某欠付的46萬元,並通知吳某,吳某當時對此無異議。後吳某僅向某物流有限公司支付了6萬元。某物流有限公司向吳某追償余款未果,遂提起訴訟。

                  (三)裁判結果

                  生效裁判認為,某物流有限公司與吳某存在運輸合同關系,在吳某未及時向貨物承運司機結清費用,致使貨物被扣留時,某物流有限公司對履行該債務具有合法利益,有權代吳某向承運司機履行。某物流有限公司代為履行後,承運司機對吳某的債權即轉讓給該公司,故依照民法典第五百二十四條規定,判決支持某物流有限公司請求吳某支付剩余運費的訴訟請求。

                  (四)民法典條文指引

                  第五百二十四條債務人不履行債務,第三人對履行該債務具有合法利益的,第三人有權向債權人代為履行;但是,根據債務性質、按照當事人約定或者依照法律規定只能由債務人履行的除外。

                  債權人接受第三人履行後,其對債務人的債權轉讓給第三人,但是債務人和第三人另有約定的除外。

                七、樓某熙訴杜某峰、某網絡技術有限公司肖像權糾紛案

                  (一)典型意義

                  本案是人民法院依法打擊網絡侵權行為,保護自然人人格權益的典型案件。本案中,行為人於“七七事變”紀念日在微博上發表不當言論,並附有他人清晰臉部和身體特征的圖片,意圖達到貶低、醜化祖國和中國人的效果。該行為不僅侵犯了他人的肖像權,而且沖擊了社會公共利益和良好的道德風尚。審理法院在本案判決中依法適用民法典的規定保護他人的肖像權,同時結合案情,將“愛國”這一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要求融入裁判說理,既依法維護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也充分發揮了司法裁判的引領示範作用,突出弘揚了愛國主義精神的鮮明價值導向,有利於凈化網絡環境,維護網絡秩序。

                  (二)基本案情

                  2021年7月7日,杜某峰通過其名為“西格隆咚鏘的隆”的新浪微博賬號發布一條微博(某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系該平臺經營者),內容為“日本地鐵上的小乘客,一個人上學,那眼神裏充滿自信和勇氣,太可愛了”,並附有樓某熙乘坐杭州地鐵時的照片,引起網友熱議。次日,樓某熙的母親在新浪微博發布辟謠帖:“我是地鐵小女孩的媽媽,網傳我家孩子是日本小孩!在此特此申明:我家孩子是我大中華兒女,並深深熱愛著我們的祖國!……”廣大網友也紛紛指出其錯誤。杜某峰對此仍不刪除案涉微博,還在該微博下留言,繼續發表貶低祖國和祖國文化的言論。後該微博賬號“西格隆咚鏘的隆”由於存在其他不當言論被新浪微博官方關閉,所有發布的內容從新浪微博平臺清除。樓某熙以杜某峰、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其肖像權為由,提起訴訟。

                  (三)裁判結果

                  生效裁判認為,自然人享有肖像權,有權依法制作、使用、公開或者許可他人使用自己的肖像;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以醜化、汙損,或者利用信息技術手段偽造等方式侵害他人的肖像權;未經肖像權人同意,不得制作、使用、公開肖像權人的肖像,但是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本案中,杜某峰發布的案涉微博中使用的圖片含有小女孩的清晰面部、體貌狀態等外部身體形象,通過比對樓某熙本人的肖像,以社會一般人的認知標準,能夠清楚確認案涉微博中的肖像為樓某熙的形象,故樓某熙對該圖片再現的肖像享有肖像權。杜某峰在“七七事變”紀念日這一特殊時刻,枉顧客觀事實,在眾多網友留言指出其錯誤、樓某熙母親發文辟謠的情況下,仍拒不刪除案涉微博,還不斷留言,此種行為嚴重損害了包括樓某熙在內的社會公眾的國家認同感和民族自豪感,應認定為以造謠傳播等方式歪曲使用樓某熙的肖像,嚴重侵害了樓某熙的肖像權。樓某熙訴請杜某峰賠禮道歉,有利於恢復其人格狀態的圓滿,有利於其未來的健康成長,依法應獲得支持。遂判決杜某峰向樓某熙賠禮道歉,並賠償樓某熙精神損害撫慰金、合理維權費用等損失。

                  (四)民法典條文指引

                  第一千零一十八條自然人享有肖像權,有權依法制作、使用、公開或者許可他人使用自己的肖像。

                  肖像是通過影像、雕塑、繪畫等方式在一定載體上所反映的特定自然人可以被識別的外部形象。

                  第一千零一十九條第一款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以醜化、汙損,或者利用信息技術手段偽造等方式侵害他人的肖像權。未經肖像權人同意,不得制作、使用、公開肖像權人的肖像,但是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條第一款侵害自然人人身權益造成嚴重精神損害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精神損害賠償。

                八、蘇某甲訴李某田等法定繼承糾紛案

                  (一)典型意義

                  本案是適用民法典關於侄甥代位繼承制度的典型案例。侄甥代位繼承系民法典新設立的制度,符合我國民間傳統,有利於保障財產在血緣家族內部的流轉,減少產生遺產無人繼承的狀況,同時促進親屬關系的發展,引導人們重視親屬親情,從而減少家族矛盾、促進社會和諧。本案中,審理法院還適用了遺產的酌給制度,即對繼承人以外的對被繼承人扶養較多的人適當分給遺產,體現了權利義務相一致原則,弘揚了積極妥善贍養老人的傳統美德,充分體現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要求。

                  (二)基本案情

                  被繼承人蘇某泉於2018年3月死亡,其父母和妻子均先於其死亡,生前未生育和收養子女。蘇某泉的姐姐蘇某乙先於蘇某泉死亡,蘇某泉無其他兄弟姐妹。蘇某甲系蘇某乙的養女。李某田是蘇某泉堂姐的兒子,李某禾是李某田的兒子。蘇某泉生前未立遺囑,也未立遺贈扶養協議。上海市徐匯區華涇路某弄某號某室房屋的登記權利人為蘇某泉、李某禾,共同共有。蘇某泉的梅花牌手表1塊及鉆戒1枚由李某田保管中。蘇某甲起訴請求,依法繼承系爭房屋中屬於被繼承人蘇某泉的產權份額,及梅花牌手表1塊和鉆戒1枚。

                  (三)裁判結果

                  生效裁判認為,當事人一致確認蘇某泉生前未立遺囑,也未立遺贈扶養協議,故蘇某泉的遺產應由其繼承人按照法定繼承辦理。蘇某甲系蘇某泉姐姐蘇某乙的養子女,在蘇某乙先於蘇某泉死亡且蘇某泉的遺產無人繼承又無人受遺贈的情況下,根據《快三三期必中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時間效力的若幹規定》(以下簡稱《時間效力規定》)第十四條,適用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八條第二款和第三款的規定,蘇某甲有權作為蘇某泉的法定繼承人繼承蘇某泉的遺產。另外,李某田與蘇某泉長期共同居住,蘇某泉生病在護理院期間的事宜由李某田負責處理,費用由李某田代為支付,蘇某泉的喪葬事宜也由李某田操辦,相較蘇某甲,李某田對蘇某泉盡了更多的扶養義務,故李某田作為繼承人以外對被繼承人扶養較多的人,可以分得適當遺產且可多於蘇某甲。對於蘇某泉名下系爭房屋的產權份額和梅花牌手表1塊及鉆戒1枚,法院考慮到有利於生產生活、便於執行的原則,判歸李某田所有並由李某田向蘇某甲給付房屋折價款人民幣60萬元。

                  (四)民法典條文指引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條被繼承人的子女先於被繼承人死亡的,由被繼承人的子女的直系晚輩血親代位繼承。

                  被繼承人的兄弟姐妹先於被繼承人死亡的,由被繼承人的兄弟姐妹的子女代位繼承。

                  代位繼承人一般只能繼承被代位繼承人有權繼承的遺產份額。

                九、歐某士申請指定遺產管理人案

                  (一)典型意義

                  僑鄉涉僑房產因年代久遠、繼承人散落海外往往析產確權困難,存在管養維護責任長期處於擱置或爭議狀態的窘境,不少歷史風貌建築因此而殘破貶損。本案中,審理法院巧用民法典新創設的遺產管理人法律制度,創造性地在可查明的繼承人中引入管養房屋方案“競標”方式,讓具有管養維護遺產房屋優勢條件的部分繼承人擔任僑房遺產管理人,妥善解決了涉僑祖宅的管養維護問題,充分彰顯了民法典以人為本、物盡其用的價值追求,為僑鄉歷史建築的司法保護開創了一條全新路徑。

                  (二)基本案情

                  廈門市思明區某處房屋原業主為魏姜氏(19世紀生人)。魏姜氏育有三女一子,該四支繼承人各自向下已經延嗣到第五代,但其中兒子一支無任何可查信息,幼女一支散落海外情況不明,僅長女和次女兩支部分繼承人居住在境內。因繼承人無法窮盡查明,長女和次女兩支繼承人曾歷經兩代、長達十年的繼承訴訟,仍未能順利實現繼承析產。民法典實施後,長女一支繼承人以歐某士為代表提出,可由生活在境內的可查明信息的兩支繼承人共同管理祖宅;次女一支繼承人則提出,遺產房屋不具有共同管理的條件,應由現實際居住在境內且別無住處的次女一支繼承人中的陳某萍和陳某芬擔任遺產管理人。

                  (三)裁判結果

                  生效裁判認為,魏姜氏遺產的多名繼承人目前下落不明、信息不明,遺產房屋將在較長時間內不能明確所有權人,其管養維護責任可能長期無法得到有效落實,確有必要在析產分割條件成就前盡快依法確定管理責任人。而魏姜氏生前未留有遺囑,未指定其遺囑執行人或遺產管理人,在案各繼承人之間就遺產管理問題又分歧巨大、未能協商達成一致意見,故當秉承最有利於遺產保護、管理、債權債務清理的原則,在綜合考慮被繼承人內心意願、各繼承人與被繼承人親疏遠近關系、各繼承人管理保護遺產的能力水平等方面因素,確定案涉遺產房屋的合適管理人。次女魏某燕一支在魏姜氏生前盡到主要贍養義務,與產權人關系較為親近,且歷代長期居住在遺產房屋內並曾主持危房改造,與遺產房屋有更深的歷史情感聯系,對周邊人居環境更為熟悉,更有實際能力履行管養維護職責,更有能力清理遺產上可能存在的債權債務;長女魏某靜一支可查後人現均居住漳州市,客觀上無法對房屋盡到充分、周到的管養維護責任。故,由魏某靜一支繼承人跨市管理案涉遺產房屋暫不具備客觀條件;魏某燕一支繼承人能夠協商支持由陳某萍、陳某芬共同管理案涉遺產房屋,符合遺產效用最大化原則。因此判決指定陳某萍、陳某芬為魏姜氏房屋的遺產管理人。

                  (四)民法典條文指引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條對遺產管理人的確定有爭議的,利害關系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指定遺產管理人。

                十、宋某禎訴周某身體權糾紛案

                  (一)典型意義

                  本案是民法典施行後,首例適用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六條“自甘冒險”規定作出判決的案件。民法典施行前,由於法律規定不明確,人民法院在處理文體活動中身體受傷引發的民事糾紛時,容易出現認識分歧,進而引發爭議。民法典確立“自甘冒險”規則,既統一了思想認識,也統一了裁判尺度。本案審理法院結合具體案情,適用“自甘冒險”規則,明確判決對損害發生無故意、無重大過失的文體活動參加者,不承擔賠償責任,亮明了拒絕“和稀泥”的司法態度,宣示了冒險者須對自己行為負責的規則,不僅弘揚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促進了文體活動的健康有序發展,也為民法典新規則的實施提供了有益的司法經驗。

                  (二)基本案情

                  宋某禎、周某均為羽毛球業余愛好者,自2015年起自發參加羽毛球比賽。2020年4月28日上午,宋某禎、周某與案外四人在北京市朝陽區紅領巾公園內露天場地進行羽毛球3對3比賽。運動中,宋某禎站在發球線位置接對方網前球後,將球回挑到周某方中場,周某迅速殺球進攻,宋某禎直立舉拍防守未果,被羽毛球擊中右眼。事發後,宋某禎至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就診治療,術後5周余驗光提示右眼最佳矯正視力為0.05。宋某禎遂訴至法院,要求周某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住院夥食補助費、營養費等各項費用。

                  (三)裁判結果

                  生效裁判認為,競技體育運動不同於一般的生活領域,主要目的即為爭勝,此類運動具有對抗性、人身危險性的特點,參與者均處於潛在危險中,既是危險的潛在制造者,也是危險的潛在承擔者。羽毛球運動系典型的對抗性體育競賽,除扭傷、拉傷等常規風險外,更為突出的風險即在於羽毛球自身體積小、密度大、移動速度快,運動員如未及時作出判斷即會被擊中,甚至擊傷。宋某禎作為多年參與羽毛球運動的愛好者,對於自身和其他參賽者的能力以及此項運動的危險和可能造成的損害,應當有所認知和預見,而宋某禎仍自願參加比賽,將自身置於潛在危險之中,屬於自甘冒險的行為。依照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六條第一款,在此情形下,只有周某對宋某禎受傷的損害後果存在故意或重大過失時,才需承擔侵權損害賠償責任。本案中,周某殺球進攻的行為系該類運動的正常技術動作,周某並不存在明顯違反比賽規則的情形,不應認定其存在重大過失,且現行法律未就本案所涉情形適用公平責任予以規定,故宋某禎無權主張周某承擔賠償責任或分擔損失。2021年1月4日,一審法院判決駁回宋某禎的全部訴訟請求。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四)民法典條文指引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條第一款自願參加具有一定風險的文體活動,因其他參加者的行為受到損害的,受害人不得請求其他參加者承擔侵權責任;但是,其他參加者對損害的發生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除外。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條受害人和行為人對損害的發生都沒有過錯的,依照法律的規定由雙方分擔損失。

                十一、浮梁縣人民檢察院訴某化工集團有限公司環境汙染民事公益訴訟案

                  (一)典型意義

                  本案是我國首例適用民法典懲罰性賠償條款的環境汙染民事公益訴訟案件。民法典侵權責任編新增規定了汙染環境和破壞生態的懲罰性賠償制度,貫徹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環保理念,增強了生態環境保護力度,是構建天藍地綠水凈的美好家園的法治保障。審理法院在判令被告承擔生態環境修復費用、環境功能性損失等補償性費用之外,采取“基數+倍數”的計算方式,結合具體案情決定以環境功能性損失費用為計算基數,綜合考慮侵權人主觀過錯程度、侵權後果的嚴重程度、侵權人的經濟能力、賠償態度、受到行政處罰的情況等調節因素確定倍數,進而確定最終的懲罰性賠償數額,為正確實施環境汙染和生態破壞責任懲罰性賠償制度提供了有益借鑒。

                  (二)基本案情

                  2018年3月3日至同年7月31日期間,被告某化工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被告公司)生產部經理吳某民將公司生產的硫酸鈉廢液交由無危險廢物處置資質的吳某良處理,吳某良又雇請李某賢將30車共計1124.1噸硫酸鈉廢液運輸到浮梁縣壽安鎮八角井、浮梁縣湘湖鎮洞口村的山上傾倒,造成了浮梁縣壽安鎮八角井周邊約8.08畝範圍內的環境和浮梁縣湘湖鎮洞口村洞口組、江村組地表水、地下水受到汙染,影響了浮梁縣湘湖鎮洞口村約6.6平方公裏流域的環境,妨礙了當地1000余名居民的飲用水安全。經鑒定,兩處受汙染地塊的生態環境修復總費用為人民幣2168000元,環境功能性損失費用共計人民幣57135.45元,並產生檢測鑒定費95670元。受汙染地浮梁縣湘湖鎮洞口村采取合理預防、處置措施產生的應急處置費用共計人民幣528160.11元。其中,吳某良、吳某民、李某賢等因犯汙染環境罪已被另案判處六年六個月至三年二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公益訴訟起訴人起訴請求被告公司賠償相關生態環境損害。

                  (三)裁判結果

                  生效裁判認為,被告公司將生產廢液交由無危險廢物處置資質的個人處理,放任汙染環境危害結果的發生,主觀上存在故意,客觀上違反了法律規定,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造成嚴重後果。且至本案審理期間,涉案傾倒廢液行為所致的環境汙染並未得到修復,損害後果仍在持續,符合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三十二條規定的環境侵權懲罰性賠償適用條件。綜合該公司的過錯程度、賠償態度、損害後果、承擔責任的經濟能力、受到行政處罰等因素,判令其賠償環境修復費用2168000元、環境功能性損失費用57135.45元、應急處置費用532860.11元、檢測鑒定費95670元,並承擔環境汙染懲罰性賠償171406.35元,以上共計3025071.91元;對違法傾倒硫酸鈉廢液汙染環境的行為在國家級新聞媒體上向社會公眾賠禮道歉。

                  (民法典條文指引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條侵權人違反法律規定故意汙染環境、破壞生態造成嚴重後果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相應的懲罰性賠償。

                十二、某種業科技有限公司訴某農業產業發展有限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案

                  (一)典型意義

                  種子是農業的“芯片”,種業知識產權保護事關國家糧食安全,事關農業科技自立自強。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把種源安全提升到關系國家安全的戰略高度,實現種業科技自立自強、種源自主可控。本案是適用民法典規定的懲罰性賠償制度,打擊種子套牌侵權、凈化種業市場秩序的典型案件。民法典侵權責任編新增規定了知識產權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為各類知識產權糾紛適用懲罰性賠償提供了一般規則,對於建設知識產權強國,保障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作用。本案中,審理法院秉持強化植物新品種權保護的司法理念,在侵權人拒不提供交易記錄、相關賬簿的情況下,依法適用舉證妨礙制度,參考其宣傳的交易額合理推定侵權獲利達到100萬元以上,並依法適用民法典及《種子法》規定的懲罰性賠償制度,按照計算基數的二倍確定懲罰性賠償金額為200萬元,實際賠償總額為基數的三倍。本案判決對於切實解決知識產權侵權維權難度大、賠償數額低的問題,形成對惡意侵權行為的強有力威懾,彰顯種業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力度,具有積極示範作用。

                  (二)基本案情

                  某種業科技有限公司為水稻新品種“金粳818”的獨占實施被許可人。某農業產業發展有限公司在不具有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的情況下,未經許可在微信群內發布“農業產業鏈信息匹配”尋找潛在交易者,並收取會員費後提供種子交易信息,與買家商定交易價格、數量、交貨時間後安排送交無標識、標簽的白皮袋,或者包裝標註為其他商品糧的“金粳818”種子。某種業科技有限公司訴請判令某農業產業發展有限公司停止侵權,並賠償經濟損失300萬元。

                  (三)裁判結果

                  生效裁判認為,某農業產業發展有限公司系被訴侵權種子的交易組織者、決策者,其行為構成銷售侵權。由於該公司拒不提供相關賬簿,故審理法院參考其宣傳資料,綜合考慮侵權情節推定侵權獲利達到100萬元以上,並以此為基數。該公司明知未經許可銷售授權品種繁殖材料的侵權性質,所銷售的被訴侵權種子部分包裝未標註任何信息、部分包裝標註為其他商品糧,試圖掩蓋侵權行為和逃避責任追究的意圖明顯,具有侵權惡意。其未取得種子生產經營許可證生產經營種子,可以認定為侵權行為情節嚴重。因此,審理法院依法適用懲罰性賠償,按照基數的二倍確定懲罰性賠償數額,全額支持權利人訴請。

                  (四)民法典條文指引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條故意侵害他人知識產權,情節嚴重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相應的懲罰性賠償。

                十三、庾某嫻訴黃某輝高空拋物損害責任糾紛案

                  (一)典型意義

                  本案是人民法院首次適用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五十四條判決高空拋物者承擔賠償責任,切實維護人民群眾“頭頂上的安全”的典型案例。民法典侵權責任編明確禁止從建築物中拋擲物品,進一步完善了高空拋物的治理規則。本案依法判決高空拋物者承擔賠償責任,有利於通過公正裁判樹立行為規則,進一步強化高空拋物、墜物行為預防和懲治工作,也有利於更好地保障居民合法權益,切實增強人民群眾的幸福感、安全感。

                  (二)基本案情

                  2019年5月26日,庾某嫻在位於廣州楊箕的自家小區花園散步,經過黃某輝樓下時,黃某輝家小孩在房屋陽臺從35樓拋下一瓶礦泉水,水瓶掉落到庾某嫻身旁,導致其驚嚇、摔倒,隨後被送往醫院救治。次日,庾某嫻親屬與黃某輝一起查看監控,確認了上述事實後,雙方簽訂確認書,確認礦泉水瓶系黃某輝家小孩從陽臺扔下,同時黃某輝向庾某嫻支付1萬元賠償。庾某嫻住院治療22天才出院,其後又因此事反復入院治療,累計超過60天,且被鑒定為十級傷殘。由於黃某輝拒絕支付剩余治療費,庾某嫻遂向法院提起訴訟。

                  (三)裁判結果

                  生效裁判認為,庾某嫻散步時被從高空拋下的水瓶驚嚇摔倒受傷,經監控錄像顯示水瓶由黃某輝租住房屋陽臺拋下,有視頻及庾某嫻、黃某輝簽訂的確認書證明。雙方確認拋物者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黃某輝是其監護人,庾某嫻要求黃某輝承擔賠償責任,黃某輝亦同意賠償。涉案高空拋物行為發生在民法典實施前,但為了更好地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權利和利益,根據《時間效力規定》第十九條規定,民法典施行前,從建築物中拋擲物品或者從建築物上墜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損害引起的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五十四條的規定。2021年1月4日,審理法院判決黃某輝向庾某嫻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住院夥食補助費、殘疾賠償金、鑒定費合計8.3萬元;精神損害撫慰金1萬元。

                  (四)民法典條文指引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條禁止從建築物中拋擲物品。從建築物中拋擲物品或者從建築物上墜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損害的,由侵權人依法承擔侵權責任;經調查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除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築物使用人給予補償。可能加害的建築物使用人補償後,有權向侵權人追償。

                  物業服務企業等建築物管理人應當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防止前款規定情形的發生;未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的,應當依法承擔未履行安全保障義務的侵權責任。

                  發生本條第一款規定的情形的,公安等機關應當依法及時調查,查清責任人。

                責任編輯:孫溯清